返回上一頁 大結局(四十九) 回到首頁

大結局(四十九)
權妃之帝醫風華大結局(四十九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秦寂言自然不會在龍寶登基后才現身,那樣做太容易落人口實,三天后秦寂言就出現了。938小說網 WwW.voDtw.cOm

秦寂言現身,證實顧承歡是奉命潛伏在景炎身側,與他虛與委蛇的事,洗清了顧承歡叛亂的罪證。

至于顧千城叛亂的事?

顧承歡無罪,她又怎么可能有罪。

秦寂言沒有浪費口水為顧千城開解,他只宣布了一件事:“朕與景炎博斗中,身受重傷,需靜養。經深思熟慮,決定傳位于太子。”

“圣上不可,萬萬不可。太子年幼,圣上您正值壯年,何需要退位!”大臣們自是不肯應,紛紛下跪請求,可是……

秦寂言心意已決,再加上有太醫診斷,秦寂言確實傷了肺腑,不得勞神,需要靜養,眾朝臣就是撞死在殿上,也改變不了秦寂言的決定。

戰亂平息,秦寂言宣布退位,這個時候眾位朝臣,哪里還有空管顧千城的事,他們一面要求秦寂言收回圣命,一面還要準備太子登基一事。

半個月后,太子登基,尊秦寂言為太上皇,顧千城為太后。

旨意一出,眾大臣再次跪求圣上收回成命。

當然,這次跪得對象是龍寶!

龍寶年幼,威嚴不夠,眾位大臣雖忌憚秦寂言,但卻不怕龍寶,一個個高聲訴說顧千城的罪行。

顧承歡是奉皇命潛伏在景炎身側,他們能理解,可顧千城呢?

要知道,當初景炎可是打著她的名號起兵叛亂,她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。沒有治她的罪,還是看顧承歡立了功,她是太子生母的份上。

現在,太子要尊為她為太后,萬萬不可。

當然,明面上這個理由,至于私底下的理由,無外乎是顧千城背后勢力太強,他們怕顧千城成了太后后,大權在握,架空他們這些大臣。

“朕的母后,為救朕,忍辱負重,何錯之有?”龍寶年紀小,雖穩重,可到底沉不住氣,見眾位大臣辱罵顧千城,當即將他身中寒毒,顧千城為給他尋藥,萬里奔波,不得不受制于景炎的事說了出來。

此事,朝中大臣除了焦大人和鳳于謙外,其他官員皆不知,就連封似錦也不知。

龍寶的話一說完,全場嘩然。

“圣上身中寒毒,這是什么時候的事?”

“皇上身中寒毒,可對身體、子嗣有影響?”要知道,秦寂言就是身體受損,這才只有有太子這根獨苗苗。

現在肺腑又受傷了,以后怕是不會有子嗣了。

“母后已為朕尋來解藥,朕的寒毒已解,眾位大人不必憂心。”龍寶自知自己說多了,臉色有些不好看,可他不后悔。

母后本來就是為他,才會被辱罵,他身為人子,怎能放任大臣辱罵自己的母親而不管。

鳳于謙最清楚龍寶的寒毒,得知顧千城叛亂的原因后,第一個跪下,“太后一片慈母之心,末將臣服。”

他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,還是鳳家的態度,鳳家軍的態度。

“太后娘娘忍辱負重,為了圣上甘愿被天下人罵,臣佩服。”封似錦雖晚一步,可也表示支持。

同樣,封似錦代表的也是整個封家,不管封家其他人同不同意,封似錦在公開場合說出這話,就是封家的意思。

“太皇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。”顧承歡和唐萬斤更光棍,直接跪下,高呼千歲,以表明自己的立場。

“太后深明大義,為救圣上孤身犯險,老臣佩服。”焦大人略一遲疑,默默地跪下。

在立后一事上,他得罪了皇上、也得罪了顧千城,現在顧千城強勢回歸,他要是不識實務,焦家就要永遠被鳳家和封家甩在后面。

不要怪他骨頭軟,他年紀大了,新帝就算重用他也就是幾年的事,他必須為家族做長遠的打算。

“顧……姑娘雖有救駕之功,卻無法抵消她叛亂造反一事。大秦不能有一個帶兵造反的太后。”有人贊同,也有老頑固不同意。

“顧姑娘雖有生育太子、救治太子的功勞,但她所犯之錯著實惡劣,請圣上三思。”

“請圣上三思!”

……

反對的人比贊同的人多,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為禮法,有一部分就是因為私欲了。

皇上年幼,太上皇病弱,如果沒有太后把持朝政,他們這些朝臣的權利就大了。

“你,你,你們好大的膽子,連朕的旨意也敢駁!”龍寶見這些大臣不服氣,脾氣就上來了。

這些大臣不就是欺負他年紀小了,之前父皇要診治禁衛軍,也沒見他們敢跳出來大聲反對,只敢在手臺使小手段。

龍寶氣得不輕,正想下令將這些人拖出去時,珠簾后的顧千城走了出來,“皇上不必生氣,不過是一群跳梁小丑罷了。”

顧千城還未正式策封,身上穿的是普通宮裝,可就是這樣,周身的氣勢也不是旁人可以比擬的。

“大膽,你居然敢站在皇上身側。”有大臣眼尖的發現顧千城所站的位置逾越了,大聲呵道。

如果顧千城是太后,她站在哪里都沒有人敢說,可現在她還不是。

“大膽?我看大膽的人是你。”顧千城冷哼,素手輕指,殺氣十足,“圣上面前,豈容你放肆。來人,將他拖出去,革除官職,永不錄用。三代內,五族子弟不得入朝為官。”

“你,你是……你無權處置我。”什么東西四個字,這位大人最終還是不敢說出來。

“本宮有!”顧千城衣袖一甩,右手背到身上,抬頭挺胸的看著眾朝臣,“還有誰不滿?站出來!本宮今天就讓他看看,本宮有沒有那個權利!”

“這……”反對的官員面面相覷,一個個猶豫不決,而這時侍衛進來,將那位官員架了起來。

“不,不……你不能,你沒有權利處置我,沒有權利不讓我的后代子孫參加科考。哪怕是你是太后也沒有權利。”被架起來的瞬間,那位大人就慌了,急忙開口。

“你可以試試,本宮有沒有!”顧千城冷笑,擺手,“把人拖下去,本宮不想見他。”

“是。”侍衛將人拖走,完全聽從顧千城命令。

“圣上,圣上……太上皇,太上皇救命呀,救命呀,臣,臣知錯了,太上皇救命呀。”大臣被侍衛拖到殿門口,突然想起來秦寂言還在殿內,朝另一側的珠簾大喊,可秦寂言連一聲都沒有吭,擺明了是縱容顧千城的行動。

一眾朝臣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里更慌了。

“哼……”顧千城冷笑,“還有誰有異議,站出來!本宮不介意換一批血!”

換言之,誰有異議誰就準備被革職,至于后代子孫能不能科考,這得看顧千城的心情。

這下,有一半的人打退堂鼓,還有不死心的,也不敢跟顧千城叫板,而是小心翼翼的看向秦寂言所在的方向,問道:“太上皇,此事……”

可他還沒有說完,就被秦寂言打斷了,“此事,交由太后與皇上決斷,朕不干涉!”

“臣,遵旨!”問話的大臣面如死灰,一臉頹廢的應道。

有太上皇力挺,有皇上支持,有軍方做后盾,誰還敢反對?

權妃之帝醫風華 https://tw.141biz.com/biquge/107618/index.html